魔兽世界9.0暗影国度前瞻 奥利波斯的新访客们!

Q:If its a similar system to that game’s controller system then WoW will feel great。

  这周的更新中,奥利波斯来了一批新访客,他们有来参战的,也有来寻亲的,也有来乘机捞一笔的,下面就给大家介绍一下他们。

  萨萨里安和库尔迪拉·织亡者

  这两位站在永恒之城奥利波斯的边缘,一起眺望着底下的噬渊。

  萨萨里安:统御头盔已经碎裂,而我有种奇怪的想法。长期以来统御头盔一直是我们诅咒和责任的象征。

  库尔迪拉·织亡者:而现在我们为了它的持有者而战斗。

  萨萨里安说:伯瓦尔·弗塔根不再是巫妖王了。但如果要选择听从谁的命令,很多领袖都比他糟糕多了。

  库尔迪拉·织亡者:比如吉恩·格雷迈恩?

  萨萨里安说:或是希尔瓦娜斯·风行者。

  库尔迪拉·织亡者:说得好。

  另外更新了一波萨萨里安和库尔迪拉的“糖”,感谢[@堕落的猴子]提醒。

  库尔迪拉·织亡者:你回忆起死亡瞬间发生的事了吗,萨萨里安?格里恩是为你灵魂而来的吗?

  萨萨里安:就算是,我也不记得了。

  库尔迪拉·织亡者:我明白了。你认为仲裁官会为我们选择什么样的命运?

  萨萨里安:推测这件事没有意义。已经发生的事情无法改变,死亡无法阻挡,我们必须向前看。

  萨萨里安:你呢,库尔迪拉?关于你的死亡,你还记得什么?

  库尔迪拉·织亡者:我记得杀了我的人就是你。

  萨萨里安:不用感谢我。

  我第一次拿起武器,是在亡灵瘟疫开始席卷洛丹伦的时候。在那之后,我在亡者国度服役的时间已经远长于我作为士兵活着的时间了。

  我在帷幕的另一侧瞥见过那里的部队,面对这些部队,生者之间的战争简直微不足道。我始终效忠联盟,除非我最终倒下,否则我会一直守护联盟的人民。但比起部落来说,世界上还有更可怕的东西会威胁到联盟的安全。

  或许他们现在已经明白了,随着冰冠冰川的天空被撕裂,死亡的气息已经弥漫在所有人的身边。这就是生者的诅咒。

  他们根本不知道什么才是重要的,直到大限将至。

  你知道我是怎么死的吗, 勇士?在保卫奎尔萨拉斯期间,我听命于游侠将军希尔瓦娜斯·风行者。

  为了拯救她的国家和人民,她付出了生命,也正因如此,她被复活成了一个亡灵。和我一样的遭遇,但之后的道路完全不同。

  希尔瓦娜斯造成的损失与苦难,比我们中任何人一生所遭受到的还要多。我促成了短暂的休战,阻止了更多流血事件,但之后她把我囚禁在幽暗城中,就这样过了很多年。

  即使是黑锋骑士团也没法说服她放我出来。不管你怎么看待这位女妖之王,无论在生前还是身后,她一直都不是个宽厚的人。

  希尔瓦娜斯绝不是容易应付的对手。从来都不是。

  烈日行者德兹科

  德兹科站在奥利波斯的城墙边上。熊猫人之谜过来的部落玩家应该很熟悉他,下面是关于他的官方介绍。

  烈日行者德兹科

  烈日行者德兹科——烈日行者,是一群敬奉太阳神安瑟,并从她的阳光中汲取力量的牛头人,而逐晨者部族的酋长德兹科就是其中最杰出的一个。

  在大灾变之后,德兹科和他怀孕的妻子莱莎,以及他部族中的其他成员都看到了一个金色的梦境——隐藏在未知水域中的青翠祥和之地。在寻找这个山谷的过程中,逐晨者部族损失惨重。他们乘坐的海船在大洋上迷失了方向、部族成员在魔古族的袭击中惨遭杀害,连德兹科的妻子都难产而死——但她所生下的双胞胎在一位部落勇士的帮助下,在卡桑琅丛林的危机中逃过一劫。可烈日行者德兹科坚持前进,带领他的部落来到了梦中的土地——锦绣谷的大门前。在安度因•乌瑞恩的帮助下,他说服至尊天神允许外来者进入这片圣地,逐晨者部族也在双月殿安顿下来,并帮助锦绣谷抵御魔古族。

  之后,希望之神,朱鹤赤精告诉烈日行者德兹科,他的一个孩子注定要加入锦绣谷的守护者,金莲教。德兹科在震惊之余,却不愿意自己的儿子长大后背离牛头人的传统,并因此决定返回莫高雷。在穿越锦绣谷时,德兹科和一队难民遭到魔古族的袭击。他竭尽全力保护自己的两个孩子,可在战斗结束后,一个孩子依然不幸死去,另一个也在魔古族的剧毒下奄奄一息。一名金莲教成员,莫吉莫召唤出锦绣谷水流中的治疗力量,救下了小牛头人的生命。德兹科这才意识到,这片神奇的土地完全值得他付出一切来保护,并同意将他幸存的孩子交给金莲教教养,并成为这片土地的守护者。

  能在这样一个怪异的地方见到一张来自艾泽拉斯的面孔真是令人欣慰。

  当我得知通往暗影界的帷幕被粉碎时,我就知道我必须跨过去。无论风险有多大。

  你知道,我……失去了两位我心里最珍爱的人。我必须弄清楚他们是否和我的先祖们安然团聚,还是说他们的灵魂遭到了危险。

  拜托了,我恳求你,如果你遇到我妻子莱莎·远途行者的灵魂的话,请转告她,我们的儿子科尔长得很壮实。告诉她,我深爱着她。直到永远。

  而且,无论要付出什么样的代价,我都要找到她。

  格里伏塔

  这一位,想必不用给大家介绍了,老奸商了,从外域沙塔斯到达萨罗的百商集市,都有他的身影,卖各种各种坑人稀奇的玩意儿

  老格里伏塔从没见过这样的地方!

  <格里伏塔向你招了招手,上前倾身说起悄悄话。>

  嘘!小声点!这些掮灵会和我们“凡人”交易一切,不过我还没弄清楚这些东西都是什么。

  说不老格里伏塔能找到些新的护符然后拿去卖呢?哈哈。

  老艾玛和菲利亚

  老艾玛和菲利亚,大家可能不熟悉。她们出现在小说《风暴前夕》,老艾玛的三个儿子是被遗忘者,在老艾玛和三个儿子在阿拉希相会的时候,希尔瓦娜斯射杀了她的三个被遗忘者儿子。而菲利亚的父亲,是一位被遗忘者的历史学家,致力于推动被遗忘者和人类互相接纳,最终也死于希尔瓦娜斯的箭矢之下。

  为了帮助大家了解,有兴趣的可以点开下面看一下《风暴前夕》的相关章节

  老艾玛的介绍

  暴风城中的绝大多数人都称呼她“老艾玛”。她丝毫不介意这个绰号。毕竟她已经很老了。而且人们这样叫她的时候语气都很友善。不过她真正的姓氏是费尔斯通,和其他人一样,她也有着自己的过去。她曾经爱过,也曾被爱。如果有时候她会沉陷在过往的回忆中不能自拔,那也是因为所有人都会这样。没什么好奇怪的。

  先是她的丈夫杰姆死在了第一次兽人战争中。人们总是会死在战争里,不是么?他们会被赞颂,在仪式中得到纪念,就像那位长相甜美的男孩国王主导的仪式。安度因·乌瑞恩让她想起了她自己的那些阳光灿烂的男孩们。他们一共是三个:小杰姆,继承了他父亲的名字;杰克,名字来自于他的舅舅约翰;还有雅克。他们也都死在了战争中,就像他们的姐妹珍妮丝一样。只不过那场战争从某种角度上来说要比刚刚结束的这场战争更可怕。他的儿子们死在了阿尔萨斯·米奈希尔要毁灭一切生命的战争中。他们曾经是洛丹伦的战士,是泰瑞纳斯国王光荣的卫兵。他们连同他们的国王和王国一同毁灭了。

  但没人用庄重的仪式纪念他们。没人将他们看成战争英雄。他们被转变成没有意识的不死怪物。直到今天,他们还处在那种冷酷残忍的状态中,或者是死了,或者是成为了女妖之王的被遗忘者。无论她美丽的儿子们最终的命运是什么,他们已经永远离开了她。而生命世界的人们在谈论这种恐怖的时候都会不由自主地压低声音。她抓紧水桶的把手,专心做着自己的事情:从井里提水。想起杰姆、杰克和雅克从来都不是好事情。还有那些撕扯她的神智与心灵的地方……艾玛更加用力地抓紧水桶,向井口走去。多想想生活的需要吧,她告诫自己,不要去想死人了。

  也不要去想那些死不了的人。

  老艾玛的三个儿子之死

  “我已经厌倦了这场游戏。”希尔瓦娜斯说,“我会亲手杀掉那个篡逆之人。然后,被遗忘者会回家去,回到属于他们地方,和我在一起。”

  她给了自己的冠军勇士一个冰冷的微笑。“凄凉议会的愿望之一就是不要一次又一次地重生。所以我在今天给了他们两份礼物。和他们所爱的人见面,以及他们最终的死亡。”

  “而现在,”黑暗女王抽出自己的长弓,轻盈地跃上一只正在等待她的蝙蝠,“我要去把佳莉娅·米奈希尔添加到王室死亡成员的年鉴上去了。”

  阿拉希高地旷野

  安度因以前所未有的急切心情向圣光祈祷。这些人——无论是人类还是被遗忘者,他们什么都没有做,只是想要跨越旧日的仇恨和内心的恐惧。他们付出了爱与信任……

  ——他们信任的是我——

  ——他们想要做正确的事,好的事,善良的事。安度因催赶胯下的狮鹫以最快的速度飞行。他的心中充满恐惧,他知道,自己来得太晚了。

  在他的正前方,奥斯瑞克·斯图恩正在和他的朋友托马斯一同奔跑。年轻的国王向圣光发出恳求。但还没等他将圣光导向逃亡的被遗忘者,一支箭从他而耳边掠过,刺穿了托马斯干瘪的胸膛,以非人类的精确一直穿透了他的脊椎。

  不……

  安度因疯狂地向周围搜寻。他看到了菲利亚,还有女孩的父亲帕科瓦。女孩一边奔跑,一边伸出手臂环抱住自己的父亲,仿佛是在保护自己的孩子。但黑暗游侠的利箭就像那些亡灵战士本身一样冷酷无情。一支箭正中目标,帕科瓦栽倒在地。菲利亚跪倒下去,双臂环抱住父亲腐朽的身体,她的啜泣声几乎要将安度因的心撕成碎片。

  安度因来不及拯救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甚至是费尔斯通家的三兄弟。他们迈开自己的长腿,以最快的速度冲向激流堡。其中一个人还抱着他们被吓坏的母亲,竭力用自己的身体保护她,却不知道他和他的不死者兄弟们才是要被射杀的对象。

  三支箭发出凄厉的尖啸,分别射中了他们的目标。三具尸体倒在地上。他们的母亲也重重跌落,却只是哭喊着他们的名字。

  这里已经变成了杀戮之地而其他被遗忘者和安度因的距离还要更远。安度因知道,自己无法拯救他们。但他至少可以救艾玛。

  他让狮鹫落下,跳到地上,抱起正在哭泣的老妇人,集中精神召唤圣光——她已经失去了所有的亲人,求求你,圣光,给予她希望,就如同治疗她的创伤。她的孩子们一定希望她能活下去。

  艾玛的眼皮抖动了一下。她睁开眼睛,注视着安度因。那双眼睛里充满了泪水。“他们三个都……”

  “我知道,”安度因说道,“你一定要为了他们活下去,这是他们的愿望。”国王抱起老艾玛,将她轻轻放在狮鹫背上,她是那样轻,那样脆弱,“狮鹫会安全带你回去。”

  安度因的安慰和决心 …

  现在他正在众人之中走动。在索拉丁之墙附近,驻守加林之陨的被遗忘者监视着他们的一举一动,但没有打扰这些人类。他们在各自寻找自己的亲人,把想要说的话说完,将这些敢于跨越偏见和恐惧的勇士埋葬。安度因听到人们在讲述这些死者的故事。这些被遗忘者终于得到了安息。

  维伦也许不愿接受别人赞美他的智慧。但安度因知道这位德莱尼导师的建议有多么重要。这是对创伤的治疗。这是对生者和死者的尊重。当他们埋葬杰姆、杰克和雅克的时候,艾玛倒在地上。菲利亚在她身边,伸出手臂支撑起这位老妈妈。女孩的眼睛早已哭红了。

  “他们都走了,全都走了。”艾玛说,“只剩下了我孤单一人。”

  “不,你并不孤单。”菲利亚说,“我们会彼此扶助。”

  安度因知道,自己永远也不会忘记这三兄弟的名字。

  哦,你好。你好像对这儿很熟。

  你看到我的几个儿子,杰姆、杰克和雅克了吗?他们应该就在这附近。

  我没找到我的几个儿子是不会走的。我绝不会再失去他们!

  <菲利亚低声对你说。>

  请别跟艾玛说噬渊的事。

  我……觉得她的心脏可能承受不了。

  海军上将泰勒

  海军上将泰勒,不管是联盟还是部落玩家,都应该对他很熟悉。在奥利波斯,他以一个幽魂的形态出场,而且目前无法点击对话。

  不过既然暴雪想起了他,没准会把当时害死他的诅咒教派势力和背后的“黑暗之主”圆一下?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