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影崛起第五章:议会任命新大使 泽坎内心显纠结

  在奥格瑞玛尘土飞扬的大街上,泽坎发现自己面对着一群要求众多的听众。他本希望将下午时光放在西部大地神殿,这是个充满宁静与和谐的地方。古老石头嗡鸣着力量,石柱闪耀着蓝色的火焰,在萨满学徒们学习技艺时的笑声中闪闪发亮。

  即使是在低矮帐篷的阴影下,太阳也一样的灼热。泽坎双腿交叉坐在地上,擦着额头上的汗珠。他常常想念着回音群岛清凉的树荫,那里的丛林就像绿洲一样,在一个下午的工作后便可跳到大海里畅游。

  但那些家一样的丛林从没有像现在这样遥远,泽坎也无法摆脱他做错了什么的感觉。首先,他止不住地流汗。

  “她真的快要死了!?”一个身高还不到泽坎膝盖的年轻兽人男孩渴望知道答案。

  他的询问确实言辞激烈。刺杀未遂的话语在他身边传开,每个修习萨满教义的孩子都丢下了他们的课程,围在泽坎身边,将他围在一个角落里。他们瞪大眼睛盯着他,双手好奇地缩在下巴下面。

  “我打赌她是史上最漂亮的巨魔!”一个熊猫人女孩喃喃道。

  “我听说你被刺中了!”

  “让我们看看他们刺中你哪里了!”

  “孩子们呐,孩子们……”泽坎咯咯地笑了起来,用双手将他们的问题压了下去。“泽坎会跟你们讲这个故事,尽管这对你们年轻的耳朵来说太过于吓人了……”

  “噗嗤,没事!我们可以应付的,”兽人男孩阿古喊道。“可能玉伊除外吧。她是个大蠢货。”

  “我不是!”玉伊朝着他伸出舌头,她的暗色皮毛因生气而颤动着。

  “我们也不怕!”

  泽坎再次笑了起来,从口袋里掏出一块亚麻布擦了擦额头。“如果争吵继续下去,我就不会告诉你们任何故事了。”

  大地之环未来的骄傲安静了下来,尽管泽坎清楚地记得在自己年轻的时候,这种情况后面接着的是报复性的恶作剧。当一道裂缝在他帐篷旁的树丛里出现时,泽坎和六个孩子都跳了起来。传送门变大了,电光般的蓝色能量发出噼啪声,覆盖着紫色丝绸的双腿随后出现,然后是整个夜之子精灵从传送门里走了出来,掸了掸整洁的衣服。

  泽坎认出了这个白发窄脸的精灵,他经常为首席奥术师跑腿或者是传递信息。如果说泽坎之前是紧张地流汗,那现在他全身几乎湿透了。不论这个人要来说什么,那肯定是非常紧急的,否则他会从格罗玛什堡垒走到萨满的领地里。

  “抱歉打断,”洛里德雷尔微笑道。他看上去并没有什么歉意。“议会要求你的出席,泽坎。现在。”

  “不!”玉伊抱怨着,转过身皱着眉头看着夜之子。“你现在不能带他走!”

  “他才刚讲到最棒的那部分,”阿古说道。“让他把故事讲完!”

  “我不会的。”洛里德雷尔撇了撇嘴,对上玉伊皱着的眉头。她转头看向别处,一脸惊恐。“比起小孩子的胡思乱想,泽坎有更加紧急的事情要去处理。我建议你们都回到学习上去,忘掉这些蠢事。”

  泽坎急忙赶上精灵进入传送门,低声地跟他说话。“没必要吓他们吧?他们只是孩子。”

  夜之子一言不发,泽坎知道没必要进行争辩。他身体的每个部分都渴望留在神殿那里,逗逗那些孩子们,但他不敢让萨尔和其他人一直等着。他挺起胸膛走进了传送门,片刻后出现在格罗玛什堡垒里。他强忍着胃部的不适,那感觉就像从肚子里被拉出来一样。

  他们的到来并没有打断任何东西。要塞里的人都奇怪而安静地坐着,泽坎认为这是一个信号,他们都只是在等他。部落议会的全体成员在他面前坐成了一个半圆:长着短短尖耳朵的地精加兹鲁维,旁边是贝恩·血蹄、首席奥术师塔莉萨、驼背的被遗忘者莉莉安·沃斯、火金派武僧季·火掌,曾经的大酋长萨尔坐在中间,萨尔左边是血精灵洛瑟玛·塞隆和暗矛巨魔洛坎。

  这景象让人望而生畏。

  “谢谢你,洛里德雷尔,”首席奥术师塔莉萨平静地说道。“一如既往的高效。”

  “欢迎,泽坎。”议会的熊猫人代表季·火掌大方地向他伸出手。火掌红色的皮外衣在火把的照耀下闪闪发光。泽坎和这位熊猫人武僧的交流很有限,但火掌一直都以尊敬待他。“你昨天立下大功,保护了赞达拉的女王,但现在,恐怕我们对你要提出更多的要求。”

  “我只做了我认为正确的事情,”泽坎有点紧张地说道。面对部落领袖们的力量和智慧,他感觉自己是如此的年轻。即使他把他们中的一些人视为朋友,他的膝盖也在颤抖,肚子也在紧缩,仿佛他还是那些因为睡过头或者是把对手头发点燃了而受到惩罚的萨满学徒的一员。

  “而且我也已经告诉你了,”他继续说道,“这多半只是个意外。”

  一阵欢快的笑声从在座的八位领袖中传出。萨尔坐在半月形椅子的中间,手肘撑在膝盖上,身体前倾。“或许吧。但当那个巨魔抽出利刃,你没有丝毫犹豫地将自己置身于刀刃和女王之间。值得尊敬的本能。值得尊敬的行为。”

  泽坎笑了笑,长舒了一口气。这么说来,他并没有遇到什么问题,那是件好事。或许他们想给他个嘉奖或者是晋升。

  “没有好事是不受惩罚的,”洛瑟玛说道,轻松优雅地躺回到尖背椅上,手指收拢起来。

  泽坎吞了口水。

  “惩……惩罚?”

  “别吓着孩子,”首席奥术师塔莉萨温和地责备道,她的眼睛闪闪发光,扫过房间后盯着洛瑟玛。“我们在给你极大的荣誉,一个向议会证明自己的机会,以派往赞达拉的大使的身份为部落效力。”

  大使?他?

  泽坎哼了一声,但没人跟着他一起笑。“噢。噢,你们是认真的。”

  “就像尝试刺杀那样认真。”在他左边的地精贸易亲王加兹鲁维幽默地朝他笑了笑。“是的孩子,我们是认真的。打好包裹,你要去祖达萨。”

  他第一反应是看向萨尔,然后是洛坎,这两位是他最为熟悉的议会成员。洛坎的目光在他身上停了一会;这位长着巨大獠牙和黑色圆眼睛的年长而老练的暗影猎手向他点了点头,以示信任。

  “我之前从没当过大使,”泽坎答道,双手在背后紧紧地抓在一起。

  “我们需要塔兰吉在议会中,”萨尔缓慢而坚定地向他说明,仿佛这次任命带来的震惊感已经让泽坎不知所措。“她对我们失去了信心,但你……你冒着生命危险去保护她。你的年轻和初出茅庐将会成为一笔财富,泽坎。”

  “她很可能会低估你。将这个转化为你的优势。成为我们的耳目,”首席奥术师塔莉萨鼓励道。

  “尽可能频繁地向我们报告,”洛瑟玛继续道。“任何情绪的变化,城市里的任何异常事件,任何你能收集到的关于她的信息都是有用的。我们不能失去她这个盟友;她的城市作为我们舰船的补给点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泽坎认真地听着,他感觉自己的耳朵都要麻了。房间里再次安静下来,他强忍着不往后缩。

  “你接受吗?”塔莉萨追问。“我们会知道你的答案的。时间至关重要。”

  他有选择吗?泽坎并没有问,但他知道这个问题就在他们之间挥之不去。前往奥格瑞玛并获得萨尔的青睐,似乎是他一生的成就。战争已经带着他走了很远,从陪伴着传奇战士瓦罗克·萨鲁法尔的残破城墙,到奥格瑞玛城门前残酷的玛克戈拉,这场决斗最终夺走了这位兽人的生命。

  从他在提瑞斯法林地的原野第一次品尝战斗的滋味,到目睹萨鲁法尔倒在女妖之王邪恶魔法之下,他感觉仿佛过了一辈子那么久。他想知道,如果这位白发苍苍的老兵看到泽坎站在议会面前,挣扎着接受一个他可能已经得到,但他不确定自己是否应得的荣誉时,会怎么说。

  仿佛是回答这个问题,如同他在陷入迷茫时那样,他感受到了先祖的回响,一个声音和存在就在他身边,鼓舞着他的灵魂。一只戴着更加沉重护手的手落在他的肩上,但这并不是他父亲的力量促使着他高高抬起头。相反,他感受到了萨鲁法尔的存在,他的力量和经验坚定得如同一座壁垒。即使有时候他从萨鲁法尔眼中看到了疲倦或者遗憾,他却从没看到过软弱。

  “这……这真的好吗?塔兰吉是我们的朋友,对吧?但现在我们要监视她?”泽坎有些不安地问道。

  “我们不是派你去做坏事,”洛坎向他保证。“如果我们不知道她的想法,就没办法去帮助她。”

  泽坎盯着他看了很长一段时间,但洛坎看起来是那么平静,那么自信。他的眼里没有一丝恶作剧的神色。“那么我接受。”

  “议会散会,”首席奥术师塔莉萨宣布。“祝你快马加鞭,好运连连,泽坎。我们知道你不会让我们失望的。”

  在他能回答前,所有人都站了起来。在塔兰吉退出峰会的不愉快事件后,领袖们就将自己锁在格罗玛什堡垒里,不见任何侍者、顾问和助手。当他和他的兄弟互相欺负时,他的母亲也会做类似的事情,强迫他们坐在家族的小屋里争吵和尖叫,直到一切都过去,然后生活继续。他们呆在堡垒里很多个小时了,但很显然所有的争吵和尖叫都起了作用。领袖一个接一个地从他身边走过,走出堡垒;一些人握了握他的前臂以示信任,另一些则只是点了点头。加兹鲁维朝他眨了眨眼。

  最后出来的是萨尔和暗矛氏族的洛坎,他们和他呆了一会。堡垒已经空了,里面唯一的声音是泽坎耳中血液奔涌的轰鸣,以及火把噼啪的响声。洛坎长叹了一口气,斜着眼睛看了萨尔一眼。

  “你认为他能行?”他问道,仿佛泽坎根本不在那里。

  “我想年轻的女王会觉得比起我和你,他的出现不会那么让人讨厌,”萨尔半开玩笑地说道。

  “为什么?”泽坎的嘴变得十分干燥。“为什么你不能去?我……我只是个无名小卒。”

  “萨鲁法尔不这么认为,”萨尔答道。“我也不这么认为。我有必须去做的事,必去要去的地方。尤卡从大地之环带来了坏消息,在你于赞达拉中占据一席时,我将开始我自己的旅程。议会已经决定我们中的部分人必须在诺达希尔加入尤卡的行列,去更好地了解灵魂世界的不安。在那里我……嗯。最好还是只是去,然后不要希望什么。”

  萨尔将手放在泽坎的肩上,那感觉和不久前陪着他的存在给予的抓握感几乎一模一样。然后兽人离开了,辫子随着沉重的步伐摆动着,他的胸膛微微前倾,仿佛他的负担和疲惫已经沉重得无法背负。

  “带上这个。”洛坎从他挂着许多利刃的腰带上取下了一把匕首。它很轻,平衡性也很好,横把上有一串珐琅符文。“我们把你送到了一个毒蛇坑里,孩子。那里会有更多的刺客,更多的危险。你或许拥有一个萨满的力量,但一把挂在腰带上的利刃意味着你永远也不会赤手空拳,即使是在你力量耗尽的时候。”

  泽坎接过匕首,小心翼翼地双手托住。“谢谢你,洛坎,但我不知道如何用它来战斗。”

  暗矛巨魔将他的大拇指用力压在泽坎的太阳穴上。

  “直觉,一切都是直觉。像个萨满一样思考,孩子。”他向着匕首点点头。“像个士兵一样战斗。而为了你的目标,像影子一样融入其中。”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