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兽世界暗影国度9.1PTR剧情前瞻 乌瑟尔的回忆

  任务线起始于刻希亚联军营地。智慧圣杰塞尼厄斯表示乌瑟尔的灵魂被哀伤之剑撕裂,其中一块灵魂碎片被剑抽走了,如果不能把它找回来,乌瑟尔灵魂的伤就永远都得不到治愈。伯瓦尔在一个幻象中看到了灵魂碎片被藏在托加斯特的密室当中,塞尼厄斯于是拜托你去找回这块碎片,以治疗乌瑟尔的伤口。

  我们从塔里找回灵魂碎片后,乌瑟尔表示如果他的灵魂能够被治愈,那么基瑞安和弃誓者之间的裂痕也能够被修复。乌瑟尔与灵魂碎片进行了连接,但这块碎片已经被霜之哀伤污染,乌瑟尔的记忆变得扭曲而支离破碎。塞尼厄斯要求你使用灵魂之镜,帮助乌瑟尔重温他生前的记忆。

  乌瑟尔的第一个回忆是在阿隆苏斯礼拜堂接受祝福成为首位圣骑士,记起作为圣骑士的三大美德:尊重,坚定和同情。下面借用头目[@麦德三世]的翻译。

  (下面的所有对话,“乌瑟尔·光明使者”代表回忆中的角色,“乌瑟尔”代表晋升堡垒中的角色,以示区分)

  阿隆苏斯·法奥:以圣光之名,我们齐聚于此,在它的恩惠下,我们的同胞将重获新生。

  阿隆苏斯·法奥:乌瑟尔,你愿恪守圣光的信条吗?

  乌瑟尔·光明使者:我愿意

  阿德莱斯提斯:你们都有哪些信条?

  乌瑟尔:我们称之为三大美德:尊重……坚定……还有……

  克蕾娅:还有……

  乌瑟尔:同情……

  乌瑟尔:能够超越分歧的眼界,看到彼此的相似之处。怜悯受难之人……即便那是……

  乌瑟尔:哦……阿尔萨斯……

  此时,礼拜堂角落的一袋谷物引起了裴拉戈斯的注意。触碰到谷物后,礼拜堂外响起了阿尔萨斯的声音。

  阿尔萨斯:这座城市必须被净化!

  乌瑟尔:你……为什么会那么想?

  克蕾娅:他的记忆都扭曲在一起了。我们必须帮帮他!

  裴拉戈斯:不,克蕾娅。他必须自己面对。

  阿尔萨斯:该死,乌瑟尔!作为你未来的国王,我命令你净化这座城市!

  乌瑟尔·光明使者:你还不是我的国王,孩子。即使你是我也不会服从那个命令!

  阿尔萨斯:那么我会将你的行为视为背叛。

  乌瑟尔·光明使者:背叛?你疯了吗,阿尔萨斯?

  消灭了回忆中的洛丹伦士兵和被污染的谷物后,乌瑟尔的回忆再次回到了成为圣骑士的仪式上。

  乌瑟尔:这些记忆……它们不是一模一样的。

  阿隆苏斯·法奥:你愿依照圣光行事,发扬其智慧吗?

  阿德莱斯提斯:你的悲伤和悔恨仍在困扰着你。阿尔萨斯也一样。

  阿隆苏斯·法奥:你愿击退邪恶,保护弱者与无辜的人吗?

  乌瑟尔·光明使者:我……我愿意。

  阿德莱斯提斯表示,关于阿尔萨斯的回忆深深地困扰着乌瑟尔,这些回忆的痛苦也是显而易见的。乌瑟尔必须亲自面对这些黑暗,而你需要通过灵魂之镜给予他帮助。

  乌瑟尔的第二个回忆开始于暴风城的光明大教堂,那是阿尔萨斯成为圣骑士、被接纳为白银之手一员的地方。

  乌瑟尔·光明使者:你紧张了吗,阿尔萨斯?

  阿尔萨斯:说实话?是的。从我记事开始,你的信仰一直都如磐石般坚定。但看到你的模样,我的心中却有一丝阴云。

  阿尔萨斯:你教了我很多,乌瑟尔……但我偶尔会想,这是否真的是我该走的道路。

  乌瑟尔·光明使者:你将拥有前所未有的伟大的体验,孩子。我相信你能够克服这些疑虑的。

  乌瑟尔·光明使者:让我们来一场格斗吧,这应该能帮你清醒一下头脑。

  阿尔萨斯:哈,我就知道。

  乌瑟尔:不……我应该仔细听听他的话。我为什么没有在意呢?

  阿德莱斯提斯:你只是在安抚一个陷入了焦虑的学生。没人能指责你做错了什么。

  乌瑟尔:你能对那些被他残害的无辜者们这样说吗?是我让他走上了这条道路!

  克蕾娅:你让他走上了一条正义的道路。是他自己背离了那条道路。

  在重温了两段回忆后,乌瑟尔表示只剩下最后一段了,但这段回忆也是最为艰难的,他需要我们所有人的帮助。

  最后的回忆来到了安多哈尔,那里是他生命最后时光所在的地方。

  裴拉戈斯:这是什么地方?

  克蕾雅:这是你死亡的时刻,对吗?

  乌瑟尔:他来夺取骨灰瓮……里面装着他弑杀的父亲的骨灰。

  阿德莱斯提斯:为什么是这个回忆,乌瑟尔?为什么徘徊于此地?

  乌瑟尔:那个时刻……我辜负了他。我没有恪守美德。尤其是同情。

  乌瑟尔:我的心从没如此冰冷过。我不是以导师,甚至是朋友的身份面对他,而是死敌。

  阿德莱斯提斯:或许吧。但直面这个回忆教给了你同情的价值,这是任何经文都无法做到的。

  阿德莱斯提斯:将这个教训铭记于心,乌瑟尔。过往或许无法改变,但未来尚未书写。

  乌瑟尔:我会的。阿尔萨斯……如果我当时尝试去拯救你……

  阿尔萨斯:面对我,乌瑟尔,我会让你死得痛快。

  乌瑟尔·光明使者:我真心希望在地狱里会有个特别的位置给你,阿尔萨斯。

  乌瑟尔:不!我带着愤怒在说话……

  阿尔萨斯:我们可能永远也不会知道,乌瑟尔。我打算永生。

  回忆结束,裴拉戈斯告诉乌瑟尔,如果这些回忆令他痛苦,那么可以选择摆脱它们。乌瑟尔则表示,这些回忆会提醒他所得到的教训,即使可以选择遗忘,也不会这么做。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